金木璃

明天英语高考听力上20分!!!

奶香鸡胸肉:

转发这只奶香锦鲤
祝福各位心想事成
能像后面各位小仙女一样
要啥来啥
我就不说我自己了
毕竟今天早上刚刚出了超稀有
感谢神仙画手 @ㄤon
本条已开放转发
请不要忘了来还愿

#白起x你#
#黑暗向,慎入#
设定:你比白起小四岁,自卑,没安全感
        暖气打开,你坐在地毯上,趴在冰凉的小桌子上,不知道在画些什么,听到钥匙插进钥匙孔的声音,你把桌子上的美工刀丢进了沙发底下,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。当人从身后抱住你,你顺势倒在他怀里,却不料扯到了伤口
        “嘶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听见你吸气的声音,白起有些紧张,皱着眉查看你有没有哪里受伤
        “好啦,我没事。大概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撞到哪里了吧?先不说这些了,我好想你啊~”摁住了白起,有些撒娇得凑上去搂住了他的脖子
        “有事记得告诉我。”看你如往常一样的神色,白起稍稍放下心来,但还是免不了啰嗦一句
 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,知道了,你怎么跟我妈一样!”有些不耐烦地吻了上去,用吻堵住了他还准备说话的唇,又舔又咬,让他专心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有些无奈地揉了揉你的头,抱着你专心的接吻起来,但是在他闭上眼的那一刻,你的眸子闪过一丝冰冷,转瞬即逝
        吻毕,你窝在白起的怀里,打开了电视,抓住了他骨骼分明的手,专心地玩了起来,而他也只是宠溺的看着你,轻轻在你头顶上落下一个吻,许是他的怀抱太安心,渐渐地,你睡着了
        当你醒来,天已大亮,床头有他留下的便利贴,瞥了一眼,大概是有紧急任务,他需要出去云云。撕下便利贴,放在盒子里,去卫生间洗了把脸,走进厨房,温热的粥还在砂锅里,似想到了了什么,一边盛着粥一边甜甜地笑着
        【中午早点回来。】点击,发送。将自己收拾了一番,高高兴兴地出门了
        心晴,天也是晴的。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心情特别好的原因,就连一向难挨张教授的课都过得特别快,微笑着跟同学告别,哼着小曲儿在超市挑了些白起喜欢的菜,绕了远路回去,就是为了路过警局看白起一眼
        怎料看到一个女人在警局门口与白起拉拉扯扯的,收敛了笑容,躲在行道树后,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,距离有些远,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,但是从那女人手上戴着的银杏手链,你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——白起的初恋,那个曾经救过他的女人……
        看到这里,你便没有兴趣再继续看下去了,提着东西回了家
      【我还有事,中午不回来了,你乖乖吃饭。】回家后不久,你就收到了白起的短信,不咸不淡的回了个“好”,就把手机丢在了一旁
        “不回来呢?那这些也没用了吧?”关了火,把刚炒好的菜全都倒进了垃圾桶里,去浴室放了一缸温水,从沙发底下摸出昨晚丢进去的美工刀,稍作清洗,在左手的手腕上轻轻的划了一下,把手放进浴缸里,看着浴缸里的水一点一点被鲜血染红,心里居然会有一丝报复的快感
        伤口不是很深,因为你还不是那么想死,放掉了浴缸里的水,从医药箱拿出消毒水仔仔细细地消了毒,缠上绷带,收刀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指尖,看着指尖的殷红滴落在地毯上,鬼使神差地舔了舔手指,腥甜的铁锈味在口腔中弥漫开来,一抹微笑挂在了脸上,味道不错
         拆了刚刚绑上的绷带,拿着刀准备在手腕上再来一刀的时候,手却被人抓住了,刀掉落在地毯上,微微低垂着眼眸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?”平时温和的声线现在包含着怒气,不用回头你也知道,他现在的表情,轻笑一声,推开了他,捡起了地上的刀,扔进了垃圾桶里
        “不是…不回来么?”声音淡淡地,不知道是在问你自己还是在问他
        “手给我。”深吸了口气平复心情,上前一步,抓住了你的衣角,他不敢碰你,因为他不知道,在他看不见的地方,你身上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伤口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没必要,我自己处理过了。”拍开了他的手,抱了只抱枕在怀里,坐在沙发上,背对着他,心里面却有一丝轻松
        一直以来,你都瞒着白起,害怕白起会发现,害怕白起看到了会生气,会想跟你分手,但他真的看到了,你却觉得轻松了,就算他要分手,你也觉得无所谓了
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……”沙发垫子微微塌了一角,他从后面轻轻的环抱住你,下巴搁在你肩上,你一回头,他的嘴唇都能擦过你的脸颊
        真犯规啊。这样的你,让我怎么舍得放弃,怎么去放弃……微微叹了口气,半靠在他怀里,闭上眼睛,眼泪顺着脸颊滑落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#白起x你#
#灵感来源于刚刚风吹开了我的房门#
#炒鸡短小#
设定:白起出任务,答应回来了,就娶你,最后因公殉职。





        “啪嗒”一声,房门被风吹开了,你从梦中惊醒过来,四处张望,并没有找到你所期待的那个人,明亮的眼眸又黯淡下去了。起身下床,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本厚厚的相册,一页页翻着,手指轻轻摩挲着那人的脸颊,眼泪毫无预警地落了下来,砸在相册上,你慌乱的抹了抹,眼泪却越掉越多……紧紧地把相册抱在怀里,无声的哭泣着,冰冷的风贯穿在房间里,风中却再没了那人的气息
        “说好了,回来就娶我的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白起,大骗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#白起x你#
         #吃大白兔延伸出来的脑洞#
        白先生不喜欢吃太甜的。看着白起皱着眉吃下了你做的糖醋排骨,默默的在心里记下了一笔
        “看我做什么?吃饭。”说着,白先生把盘子里的糖醋排骨夹了大半给你
        “嗯嗯。”嘴上胡乱应着,扒了两口饭,余光偷偷的瞟了他一眼,再看看你碗里堆积起来的糖醋排骨,你似乎更加肯定了这个想法
       饭后,趁着白先生洗碗的时间,你悄悄地下楼拿了个包裹,拆了包裹就迫不及待地扔了一颗大白兔进嘴里,甜腻腻的感觉在你口腔中化开,你跑到厨房,蹦起来挂在白先生身上,急不可耐地凑上去索吻,白先生也好脾气的配合着你,但是当你把嘴里的东西过渡到他嘴里时,明显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僵硬了
       “噗嗤……”一声,你忍不住笑了出来,准备功成身退的时候,却被白先生摁住,干了个爽。
         事后,你问白先生为什么不喜欢吃甜的,白先生只是挠了挠头,有3些不好意思的说,其实也不是不喜欢,只是不太习惯。你想起了他高中时期的样子,心疼地抱了抱白先生

       #白起x你#
       #吐花症后续##德骨##甜#
       #不算车的车#
        #白起人设我吃了,ooc勿怪#
        自从上次自杀未遂以后,白起就一直跟着你,寸步不离,就连你上厕所,他都在外面守着
        “白起,我想跟你谈谈。”当他第N次搅了你的好事的时候,你开始有些受不了了,决定跟他好好谈谈
        “嗯,你说。”白起站在你面前,一副荣辱不惊的样子,但是你看着他帅气的脸蛋,却也狠不下心去揍他,虽然打不赢是一方面
        “我说你以后能不能别老跟着我?你不烦我都烦了!”从离开医院以后,你就开始混迹在酒吧,k吧,来者不拒,但是每一次,你连个啵都还没打上,那人要不就被白起吓跑了,要不就是喜欢上他了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偏过头看向一旁,紧抿着嘴唇,一副不愿意搭理你的样子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看他那样子你就知道,得了,又谈不下去了。有些自暴自弃地把自己摔到床上,背对着人,白起就在一旁坐着,也没有离开的意思
        关了灯,你仍能感受到他注视着你的目光,没来由的一阵烦躁,喉咙一阵发痒,捂着嘴便从床上跳了起来,飞奔到卫生间,一阵干呕,带血的花瓣越来越多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
        从容的把花瓣冲掉,刷了牙,企图用牙膏的味道掩盖掉那股淡淡血腥味,可你忘了白起是干什么的,而且还有evol 加持,空气中发生了一点点变化都别想逃过他的感知
        “你身上有血的味道,你做什么了?”白起一把抓住你没受伤的手,有些担忧
         “我还能做什么啊,白大队长,家里的危险品不都被你扔掉了么?”有些自嘲的笑了笑,试图通过这样转移他的注意力,但是白起又岂是那么容易蒙混过关的
        “跟我说实话。”他拽着你,大有一副你不说实话,我就不放手的模样,真是越活越回去了
        “与你何干?你以为你是谁啊?处处插手我的事情,不清楚的,还以为你暗恋我呢!还是说……”故意停了停,绑着绷带的那只手轻轻地抚上了他的脸颊,凑过去,在他耳旁暧昧不明地说,“你改变主意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是你哥哥。”听到他的话,你的脸一下就冷下来了,甩开他抓住你的手,逃避的跑了出去,与以往跟他捉迷藏不同,这次你动用了你的evol ——潜行,即使在风里,他也不能感知到你
        当他找到你时,你正跟一个妹子厮混在一起,那姑娘跨坐在你身上,制服滑落到了肩膀,露出两个粉嫩可爱的肩头,热情似火得与你热吻着,可惜白起一出现,就把人妹子打晕了,扔在一旁
        你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看了倒在一旁的妹子,发出来“啧啧啧”的声音,似乎是在责备白起坏了你的好事,但你也没太放在心上,绕过白起和妹子,准备赴往下一个场所开启新的艳遇,却被白起抓住了手,抵在了墙上
        “啧啧啧,白大队长……”正准备嘲讽几句,却被人用吻封住了唇,微张的小口给了他乘虚而入的机会,舌头肆虐地在你的口腔里扫荡着,贪婪的攫取着属于你的美好,看那架势,真是恨不得将你拆骨入腹
        吻毕,你有些腿软得挂在他身上,脑袋搁在他肩上,微微喘息着,却一丝能嘲讽他的机会也不放过
        “看不出来啊,我们冷静正直的白大队长,竟然也会有这样的一面,强吻自己的亲妹妹?未免也太饥不择食了吧,需不需要妹妹我,去帮你找几个女人解决一下生理需求啊?哈哈……”放肆的大笑着,手不安分的在他身上点火,“还是说……你更想要我,哥哥?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白起没有说话,将你打横抱起,熟练的运用evol 以最快速度赶回了家,将你扔在了大床上,有些急不可耐地撕扯着你的衣服,直到他贯穿你的那一刻,你才明白,这次他是动真格的了
         一夜欢愉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清晨,你醒来的时候,是被他圈在怀里的,空气中残留的糜烂的气味,你身侧不着寸缕的人,以及……腿间的酸痛,无一不在提醒着你昨夜发生的事
        “醒了。”抬头,是他琥珀色的眸子,平时冷硬的面部线条此时看起来格外的柔和,诱人的薄唇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,锁骨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牙齿印……
         突然有些害羞肿么破?羞涩的把头埋进被窝里面去,假装自己是只鸵鸟,却不料人长臂一收,你便紧紧的贴在了他结实的肌肉上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?吃抹干净就不想负责了?”调笑的声音在你耳旁响起,甚至还恶劣的舔了一下你的耳垂,你突然想起了哥哥是校霸的本性,嗯,这下完蛋了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哥,我们这是乱伦……”小声bb
        “你先勾引我的,我最多算个从犯。”毫无下限地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,手又开始在你身上不安分的游走,嘴唇擦过你的耳垂,轻声道,“我技术好,还是昨天那个技术好,嗯?”
        嗯,吃醋了,嗯,这货绝逼是吃醋了……想起来昨天那个妹子,心里默默的提自己默哀了三秒
        虽然之前乱搞,也仅限于喝酒,小手都没牵到就被白起给带走了,但是昨天那个妹子不一样,不仅亲了,还让白起给看到了……天要亡我!!!!!!
        “想好要怎么接受惩罚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 #白起x你#
         #吐花症#
         #ooc,刀,慎入#
         #德骨#
        犹太人说过,人有三件事藏不住:咳嗽,贫穷,还有爱情。以前你不信,现在你信了……
       看着白起轻轻的帮女孩整理耳边的碎发,心脏仿佛被人紧紧的捏住了,窒息的感觉让你眼前发黑,一个踉跄,摔倒在地,娇嫩的手掌被路边的石子磨破了皮,扶着路旁的银杏树,慢慢地站了起来,有些摇晃地离开了,地上落下了一朵染血的鸢尾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镜子前,一个女孩静静的站在那儿,毫无血色的的小脸,凌乱的头发,黯淡无光的眼神,冰冷的水滴顺着下巴滑落,打湿了胸前的衣襟,晕开一个水晕
        “咳咳……”咳嗽过后是一阵干呕,看着水池中越来越多的染血的花瓣,嘴角勾起了一抹凄凉的笑
        其实…这样也挺好。自嘲地笑了笑,洗了把脸,把花瓣冲掉,走出卫生间,看见白起站在门口
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来了?”绕过白起,自顾自地倒了杯水,还没喝下去,就被人给拦住了
        “你胃不好,别喝冰的。”白起皱着眉,一脸严肃
        “与你无关,给我。”说着,便去抢夺白起手上的水杯,一声脆响,玻璃杯在脚边碎开,水泼了一地,你蹲下身去收拾碎玻璃,却被玻璃划开了一道口子
        “别动。”他一把抓住你的手腕,拉着你绕过玻璃碎渣,拿过电视柜下的医药箱,打开医药箱,用酒精消了毒,缠上绷带,看着白起温柔的样子,不知道为什么,你有点想哭
        “能不能别对我那么好。”抽出手,有些怨怼
        “傻丫头,你是我妹妹,不对你好对谁好?”伸出手揉了揉你的头,一如往昔
         “只是妹妹吗?”泪眼婆娑的看着人,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,似乎他一句话,就能随时落下来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没有说话,起身,用扫把打扫了玻璃碎渣,重新给你倒了杯温水,放在你手边,微微叹了口气,坐在你身边,伸出手,想揉揉你的头,却又觉得不太好,收了回去,“无论发生什么,我都是你哥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可是我喜欢你!我不要你当我哥!我想一辈子跟你在一起!就只有我们两个人!”大吼着站了起来,手把杯子扫倒了地上,但是你知道,摔碎的不只是杯子,还有你们之间那么多年的感情
        “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白起蹭的站了起来,深吸了口气,握紧的双拳和暴起的青筋都能显示出他的愤怒,但是他克制住了,因为他知道一旦他对你发了火,你们的关系便再也无法挽回了
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!哥,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。我能够分清楚我的感情。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?”祈求地看着他,慢慢走过去,牵住了他的手,他身体僵硬的站在那,毫无回应,你试着用手环住了他的脖颈,垫着脚吻了上去,触之即离,“我爱你,懂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别胡闹。”轻轻扯开你的手,向后退了一步,别过头去,不再看你,虚握着拳在嘴边轻咳了一声,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,你照顾好自己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啪嗒”一声,门带上了,你呆滞地坐在床边,看着手上白色的绷带,忽然觉得这白色如此的刺眼,发了疯似得把绷带拆了,捡起地上的玻璃碎片,一下一下地在洁白的手臂上划着,鲜红的血液顺着手往下滴,落在地上绽放成了一朵朵的鸢尾
         你忽然想起了鸢尾的花语:绝望的爱。笑了起来,有些疯癫样,手臂上的伤口汩汩地流着鲜血,但你却丝毫没有感受到痛楚,反而感受到丝丝快感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白起看到你的尸体,会是什么模样?会难过嘛?呵呵……
       一股阴冷的感觉从灵魂深处冒了出来,怎么也抑制不住的颤抖,渐渐的失去了意识,陷入一片黑暗之中……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有人说,这世上所有的事都会在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重新上演。
        可如果这是真的,我希望,在十二万年后的一开始,你我就不曾相遇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#白起x你#
       #分手#
       #ooc慎入#
      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,天上黑压压的一片,让人感觉很压抑,厚重的乌云仿佛一块巨石压在心上,让人喘不过气来,抬头,冰冷的雨水落进眼睛里,有些酸疼,眼眶里热热的,似乎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,伸手轻抚上自己的脸颊,分不清那液体究竟水还是泪
        “出了什么事?”一把伞出现在头顶,拿伞的人气息有些紊乱,明显是跑过来的
        “白起……”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,张了张嘴,除了唤那人的名字,再说不出其他
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了?先回家好么?你这样会生病”白起看着湿漉漉的你,想解下身上的制服给你披上,却又觉得不好,微微叹了口气,伸出手将你揽入怀中
       “白起……”摇了摇头,有些执拗的叫着他的名字,抱住了他的腰
        “出了什么事?告诉我,好么?”语气很温和,可是,他越是这样你越是想哭
       “白起,我们…分手吧……”女人是矛盾的生物,例如此刻的你。嘴上说着绝情令人伤心的话,手却紧紧的抱着,不愿放手
        “别胡说!有什么问题,告诉我,我帮你解决。”语气很急切,似乎还带了一点愠怒
         “别问了,我们分手好不好……”声音有些哽咽,但是一想到许墨对你说过的话,不得不逼自己狠下心来
       “如果我说不好,你会留下来么?”一直以来都很坚定的声音出现了一丝颤抖,有些悲伤
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……”长痛不如短痛,现在的你。根本给不起他任何承诺,也没有资格给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眼神暗淡,什么也没说,只是紧抱着你,像是在告诉你,他不会放手
       “我喜欢上别人了。”叹息似得说出这句话,明显能感受到抱着自己的人身体僵硬了
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是那样的人。”他的声音很轻,却带着坚定
       “是真的。我爱上许墨了……”松开了抱着人的手,闭着眼,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拙劣谎言,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度着,白起,对不起。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不说话,也不放手,但你能感受到他微微颤抖的身子,以及……自己颈窝处忽然的潮湿
       你忽然想起来那次白起出任务,受了很重的伤,说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也不为过,那时的你哭成了泪人,他手忙脚乱的安慰着你,从头到尾没有喊过一句疼……
       而现在,白起哭了…就因为你要跟他分手、你骗他你爱上了别人……突然间,像是有人拿着一把钝刀在心脏上磨着,痛得有些窒息
       “白起,放过我吧……”也放过你自己。与白起在一起那么久,你足够了解他的软肋,也知道他对你的撒娇和眼泪最没辙。只是,连你自己都没有想过,你会以这种方式逼他分手
       “记得我说过的话吗?我所在乎的东西都会离我而去,是不是假装不在乎就不会离开。”愣了好一会儿,才缓缓放开,盯着你的眸子,还有些红,舔了舔嘴唇,深吸了口气,自嘲的笑了笑,“我以为这样的事会为你破例。是,我的确为你破例了。但是我却没有想到是你亲手把这一点点的希望扑灭的……可笑吗?”
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……”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倔强得不肯落下,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“对不起”,虽然知道也没什么用,但,自己能做的,似乎也只有这样了
       “不用对不起,我本来就是为你而活的。”深吸一口气,脸上挂上了往常的笑容,礼貌而疏离,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       “谢谢你,学长。”就让自己最后一次,最后一次再享受这种特殊待遇,以后…再也享受不到了……
        一路无言
       你向前走着,白起隔了半步在身后跟着,雨伞倾斜向你的方向,雨水淋湿了他半个身子,余光注视白起,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成拳,指甲陷进肉里,浑然不觉
       “学长,每次都是学长看着我离开,这次,换我看学长离开吧。”微笑着站定在白起面前,看不到自己的表情,但是一定笑得比哭还难看
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白起顿了顿,回头看了一眼你,转身离开了,看着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雨幕里,终于坚持不住,瘫软的电梯旁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“啪嗒……”打开门,手上提着一大包的药,一脸疲惫的回到了你们曾经共同的“家”,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泪水忽然不受控制地流淌出来
        这里,曾经充满了你们之间的美好回忆,而现在就只剩下你一个了……
         能怪谁呢,变成现在这样都是你咎由自取的,还能怪谁呢?是你自己把白起逼走的,不是吗?也罢了,以自己这残破的身体,跟在他身边,也只会拖累他吧,就这样走完最后一段路,也不错呢……
        一股腥甜涌上,口腔内充斥着难闻的铁锈味
       药,散落了一地
       少女毫无预警的倒在了地上
       意识渐渐远离了……
       白起,
       若有来生
       我还想再遇见你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有人曾说过,人生来就是孤独的,孤零零地来到这个世界上,在孤零零地离开……

#生病#
#白起x你#
#ooc是我的,白起也是我的#
各位情敌记得照顾好自家白先生!




        最近换季,流感肆虐,白先生才提醒你,注意不要感冒了,结果他自己却感冒了。起初你还在笑话他,但是慢慢的,你就笑不起来了——
        自从白先生生病以后,不给亲,不给抱,分房睡,近身一米都不行……不开心,宝宝有小情绪了!
        这天,白起来叫你起床,叫了许久,你依旧躺在床上纹丝不动,白起这几天来第一次踏进你的房间,扒开被子,把你憋红的小脸露了出来
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,嗯?”浓浓的鼻音,最后那个“嗯”显得格外宠溺
          “白起,我头晕……”声音糯糯的,还带了点委屈
       “有点烫,我去拿温度计。”白起俯下身,摸了摸你的额头
       “要抱抱~”伸手缠上他的脖子,撒娇道
      “别闹,感冒会很难受的。”皱着眉头,一脸严肃的看着你
       “可是,你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抱过我了!”一脸委屈的看着人,跟他在一起那么久,你最了解他的喜好,也知道他受不了你撒娇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微微叹了口气,无奈的把你抱了起来,扯了一条毛毯盖在你身上,生怕你会感冒
        双手紧紧地抱住了白起的脖子,凑过去,叼住了他的唇瓣,沿着唇形慢慢地舔咬着,模仿着他平日里吻你的模样
        心爱的人在怀里勾引着,还能坐怀不乱的人叫柳下惠,不叫白起。反客为主,与你交换了一个甜腻腻的吻
        白起回吻你的后果,自然是——你也感冒了。家里的病号也从一个变为了两个。

#许墨x你#
#许墨属于你们,ooc属于我#
#渣文笔,求放过#
       为了增强游戏体验感,RK公司推出了一款全息技术的游戏头盔,作为内部工作人员的你,有幸得到了一顶头盔做性能测试 
       你选择了一款最近较为火爆的乙女向游戏,恋与制作人检测头盔性能,为了尽早完成任务,你每天除了吃饭、睡觉、写报告,几乎都是在游戏世界中度过的
        起初你选择这款游戏,只是觉得这款游戏简单,轻松,而且恋爱游戏,没有什么危险性。但渐渐地,你开始爱上了这款游戏,不,确切地说,你是爱上了这款游戏的一个人物角色。尽管你明确的知道,他只是一组数据,却还是无法自拔的爱上了……
       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,你把头盔交还给了公司,提交了测试报告。一项工作结束,你本来应该感到开心,因为会放假,但是这次,你却觉得心情愈发沉重了
        你约了闺蜜在咖啡厅见面,向闺蜜诉说了你最近的烦恼,而且闺蜜却笑着恭喜你,终于谈恋爱了,还追问你,对象是谁
        跟一组数据谈恋爱?你摇了摇头,试图把这荒唐的想法从脑海中甩出去,轻抿了一口咖啡,浓郁香醇的苦涩在舌尖上蔓延开来
        告别了闺蜜,你满腹惆怅地向家的方向走去,低头沉思的你并没有注意到迎面走来了一个人,不小心撞了上去
        “抱歉”略带歉意向人低了低头,那人笑笑,表示没事。没来由的,你觉得那人有些熟悉,似乎在哪儿见过,一时之间却也想不起来
       在你身后,那人走了几步,停下来,回头看着你渐行渐远的身影,脸上挂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
       回家以后,你在浴缸里放满了水,泡澡是一个舒缓疲劳的好方法,泡到一半,一阵睡意袭来,你趴在浴缸边上,睡着了
       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走了进来,将你从浴缸里捞了出来,用浴巾擦干你身上的水,套上一件睡袍,轻柔地把你放到床上,他坐在床边,看着你毫无防备的睡颜,伸出手摸了摸你的脸,自言自语道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那么没有防备。”
        早晨你在闹铃声中醒来,揉了揉太阳穴,似乎是睡太久了,有些头疼。敞开着的浴室门,你隐约想起来,自己昨天好像是在泡澡的时候睡着了,可是…为什么醒来会是在床上……
        你想起了许墨,那个神秘而又危险的男人,先前在游戏中,你与他约会的时候,常常莫名其妙的睡着……你拍了拍自己的脸,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
        这又不是在游戏中,胡思乱想些什么呢?自己吓自己。你自嘲地笑了笑,心中却又有些期待
        打扮一番,出了门。虽然最近发生的事有点多,但你可没忘了答应过母亲会去相亲的,一想到自己快是奔三的人了,未免有些头痛
       你在咖啡厅会见了自己的相亲对象,聊了一会儿,感觉还不错,在你打算同意以结婚为前提进行交往时,有人打断了你
        “抱歉,打断你们。____,还记得我吗?”
        听见有人叫你名字,你抬头看了看,却叫你再也移不开眼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许墨……”你有些失态地站了起来,轻声叫了他的名字,而他也如往常那般回应着你
        “嗯,我在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?”他走近你,轻声地在你耳边说着,伴随着他的话,你的思绪回到了那个雨夜
        “抱歉,我失约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,我们走吧。”他牵起你的手,容不得拒绝,而你也不愿拒绝,任由他牵着走了
        街头,你牵着他的手,默默地跟在他身后,看着阳光洒在他身上,心里缺的那一角,好像在不知不觉中被补齐了,但你永远不会告诉他,他对你有多么重要
        因为,你们在一起的时间还很长,有些话,说与不说,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



(后面就不写了,留给许夫人们一些想象空间,该囚禁囚禁……我再写下去就会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,咳……)
       

#白起x你#
       “我回来了”,虽然知道没有人回应,但你回家的时候还是习惯地喊了一声。在玄关换了鞋,打开房间的门,书包随意的丢在地上,整个人无力的趴在被子上,一动不动
        脑子里回响着下午班主任对你说的话,以及爸妈催促你出国的那通电话,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躁
        偏头,看到了自己买的那个Q版白起抱枕静静地躺在那儿,才发觉——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登录游戏了
       从枕头下摸出手机,指纹解锁,打开游戏,确认更新,熟悉的BGM 响起,手指在屏幕上轻点,领取了补偿邮件,清了一遍日常任务,看着右上角2000+的钻,再加上送的许愿券,刚好还可以抽几个十连
        十连抽完,除了几张保底的SR,什么都没有,而你似乎也早已习惯自己非洲人的体质了,清了短信、电话、朋友圈,你准备退出游戏,白起的名字占据了屏幕,悲催的是,你一个手抖,挂掉了……
        正准备点回去听录音的时候,短信亮了起来
      【白起:你怎么不接我电话?】
        你点开回复,准备选择编辑好的话回复时,却发现这封短信需要手动回复,一边吐槽叠纸的人性化,一边打字回复
        【额…手抖……】
        【白起:你很怕我?】
       【没有,没有,只是我没想到学长会给我打电话】不知道为什么,你觉得今天的白起有点怪怪的
     【白起:你去哪了?】
     【啊?】你有些反应不过来
       【白起:我是说,这几天你去哪了?联系不到你,我很担心】
      【学长…你被洛洛盗号了吧……】不小心把心里的话发了出去,你突然有点理解李泽言想撤回短信的心情了
      【白起:……没有】
       【那个…学长,我有件事想跟你说】如此难得的机会,有些事,现在不说,可能以后就没有机会了……
       【白起:嗯,你说】
       【我要离开了,可能……再也不会回来了。认识你我很开心,谢谢你一直保护着我。虽然你的设定就是如此,但是,还是非常感谢你。还有就是,我…我喜欢你……】虽然…你只是一个纸片人,虽然…你的一切都是游戏开发商设定好的……但是….我还是喜欢你……
      你没等白起回复,就匆忙下了游戏,长按游戏图标,准备卸载游戏,却怎么也忍不下心点删除
       “算了,明天再卸载吧。”你有些自暴自弃地把手机丢到了一旁,捞过白起抱枕抱在怀里,关上灯睡觉,却没有发现一旁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
         一夜无梦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完啦!想不到吧队长让我来叫你起床!铃铃铃铃~起床啦!起床啦!今天阳光明媚鸟语花香……”黄少天专属闹铃响起,你被吵得不行,有些迷糊地去抓手机,却摸到了一堵温热厚实的墙(?)
        少天叫(你起)床的声音还在房间里回荡着,所以说,当初为什么要把少天的声音设为闹铃???一定是脑抽了,嗯,一定是的!你烦躁地继续摸索着,却被一只大手抓住了手腕
       一声轻笑在你耳边响起,你心中顿时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
        什么时候你床上多了个人?你怎么不知道???!!!而且听这笑声,绝壁是个男的有木有!!!!
        心一横,向前狠狠的推了一把,身体麻利地向后滚去,在滚下床的前一刻又被人捞了回去
        “壮士,有话好好说!千万别……”你话还没说完,抱着你的人便开了口,那熟悉的声音,如惊雷炸在你心头一般
        “千万别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受到蛊惑般,你缓慢地睁开了眼,帅气的容貌印入你的眼帘,愣愣地伸出手,抚上那人的脸颊
       “我不是在做梦吧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咳…你还打算在我怀里呆多久?”虽然是一副冷淡的模样,但是眼睛里溢出的笑意和红红的耳尖,早已出卖了他的内心
       “一辈子!”你有些无赖的抱住他的腰
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他把你抱紧了些,下巴抵头顶,悠悠地开口,“下次,这种事让我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!”想都没想就应了下来,满心都是——抱到老公了!开心~